《岁月神偷》


到了现在才看《岁月神偷》,之前在戏院上映的时候,菜菜不知道在忙什么,现在放长假,是时候来看看电影。

这小孩罗二进,应该就是导演篇剧本人吧。小孩的时候,每个人都留这种头,菜菜也不例外,我的专属理发师是我妈妈,一个女子被逼留这种发型,你就知道我多抗拒这个style,因为常被误认为男孩,现在看会这种头,还蛮怀念,但是绝对没有要剪回这种发型。


鞋字半边 难, 半边 佳。 一步难,一步佳,难一步,佳一步。


令我印象深刻的其中一幕,罗爸爸说:一定要保住个顶。



当然还有这一幕,罗爸爸当了戒指,以200快给罗一进输入“新鲜血”。
用双手抚平了纸钞,给了护士。手上留着深深的戒指痕。

这电影我相信香港人看了心中应该会有更多的惆怅吧 ,那里的医务人员在早期真的那么重视“钱途”吗?那老街晚上一起吃饭的场景好有人情味。那个罗二进想要自己吃一个月饼,其实是每个小孩都想过的梦想吧~ 人,都是一样的,不管到了那个年代。但是,抵不过的,还是“岁月”这个神偷,但如果没有了这个神偷,哪来的怀旧和惆怅呢?

很多东西,不用等到七老八十才有资格回忆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